[外汇超短线战法]精神折磨沉重艾滋病人易伴发精神障碍

简介艾滋病人面临沉重的精神折磨。这些折磨,有些是病毒的侵害,有些来自社会的歧视,有些源于心理压力。从临床上看,几乎每个艾滋病人都有心理问题。由于HIV病毒具有亲神经性,很多艾滋病人都伴发有精神障碍。假如艾滋病人严重精神障碍时危害他人,这究竟是一个伦理问题,法…

艾滋病人面临沉重的精神折磨。这些折磨,有些是病毒的侵害,有些来自社会的歧视,有些源于心理压力。从临床上看,几乎每个艾滋病人都有心理问题。由于HIV病毒具有亲神经性,很多艾滋病人都伴发有精神障碍。假如艾滋病人严重精神障碍时危害他人,这究竟是一个伦理问题,法律问题,还是一个纯粹的医学问题?艾滋病人的精神心理问题有待关注———

现象篇

总有艾滋病人跳楼自杀

6月21日,一名艾滋病人从她住院的楼上跳下去,她跳得很干脆,只想了结活了20多年的生命。但是,没想到,跳下去后迎接她的并不是死亡,而是一声闷响后锥心刺骨的疼痛。她还活着,腰椎压缩性骨折。记者采访她时,她还躺在第八人民医院的病床上。

跳楼自杀的不是她一个人。此前,一个晚期艾滋病人,担心别人知道他得的是这个病,没有住在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,而是住在另一家医院传染病科,他想不开,一个晚上,从楼上窗户里跳下去,死了。

有过自杀念头的更多是门诊病人的倾诉。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一科副主任陈谐捷说,一名艾滋病人,免疫功能基本达到了正常人的水平,但就是心理那关过不了,来门诊看病,她隔三差四地就会提到,死了还好。

30岁艾滋病人老年痴呆

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,曾收治过一个30岁的艾滋病病人,发病时,思维记忆力都正常。为了不想让女儿知道他得的是艾滋病,进院时,带了一张女儿的照片,刚开始天天看看女儿的照片,对着女儿的照片,跟她说话。慢慢地,他不认得照片上的人是谁,说话也变成了胡言乱语,说得很慢,句子没有逻辑。

一天,这位艾滋病患者走出了病房,他忘了自己要干什么,天黑了,也不知道要回到哪里去。警察发现他不对劲,看他穿着第八人民医院的病服,就把他送回医院,他们才知道,他是一个艾滋病患者,虽然年纪轻轻,已经老年痴呆了。这位患者出院后,经常出现幻觉、妄想等精神症状。

度日如年心里堵着一座山

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病房,记者和一对艾滋病夫妇面对面坐在一起。

记者:国家“外汇超短线战法”,可以为艾滋病人提供免费药物,你们去登记了吗?

艾滋病丈夫:我看过报道,去登记要用身份证、户口本,我不想去当地登记。

HIV感染妻子:怕万一给人知道了,看不起孩子和家人,宁可不要那个药。如果能够在广州领就好了,我们的压力太大。

艾滋病丈夫:年初我发病时很重,得的是真菌引起的败血症,住在医院里,我想去死。我不止一次这样想,一想到借这么多钱治病,出去后万一让人家知道,心里就很恐惧,睡不着觉,吃不下饭。同一个病房的,大家彼此都不说这个病。

这对夫妇告诉记者,半年来他们从来没开开心心地笑过,心里像堵了一座山。

原因篇

器质性损害引起精神障碍

广州市脑科医院副教授徐文军说,很多艾滋病人会表现为一定的精神障碍。HIV病毒具有亲神经性,感染的后期,可以产生各种器质性的精神障碍,如谵妄、痴呆、情感障碍、行为和人格改变等。谵妄在艾滋病患者整个病程中都可能发生。

痴呆是艾滋病常见的临床表现,约占70%,部分患者在痴呆早期,可以出现躁狂发作、人格改变等;明显痴呆时,可伴有幻觉、妄想等精神症状。

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常住20多个艾滋病患者,感染一科副主任陈谐捷说,HIV病毒加快脑细胞衰老,老年痴呆是器质性损害的第一种情况。病人脑部的X光片显示,脑沟变浅,脑部萎缩,表现痴呆综合征。器质性损害的另一种情况是,艾滋病人易患弓形虫脑病、隐球菌脑病。弓形虫脑病表现为发热、抽搐、幻听、幻觉等症状。隐球菌脑病常引起脑膜脑炎,中枢性感染,治好后容易复发,表现为谵妄、胡言乱语等。

艾滋病患者多有心因性精神症状,主要表现为焦虑和抑郁。创伤后应激障碍多表现为,艾滋病病房里,经常也有人无法忍受得了这个病,在病房里大声吵闹,寻死觅活,精神反应非常强烈。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一科副主任陈谐捷介绍说,艾滋病人普遍有失眠,食欲差,和HIV病毒感染有关,心理因素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,自卑、怕社会歧视、对前途忧心忡忡。就是把自己伪装起来,自闭,不和人交往。

观点篇

艾滋病人更需要心理治疗

艾滋病患者几乎人人都有心理问题,严重者出现精神障碍,专科医院却没有精神心理医生。

两年前,在东风东路的一家咖啡店里,一个艾滋病患者亲口对记者说,他发病10年,10年间,他有过好几个女朋友,在极其痛苦的一段时间里,他把痛苦发泄到了他的女人身上,两个女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为他怀过孕,堕过胎,后来证实,其中的一个女人也感染了艾滋病病毒。记者问他知不知道这是犯罪,他说,他当时并不是故意的,但就是心里太苦,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

出现精神心理问题时,还有多少艾滋病人做过类似的事?

假如艾滋病人严重精神障碍时危害他人,这究竟是一个伦理问题,法律问题,还是一个纯粹的医学问题?

关心艾滋病病毒感染者,关心艾滋病病人,需要关心他们脑子里和心理深处正在发生的一些改变。

在疾控中心、传染病专科医院设艾滋病精神心理医生,已经是时候了。

 

很赞哦! (0)

文章评论